网站首页 >> 学术观察 >> 文章内容

新丝绸之路:中俄共同利益的联结纽带

[日期:2018-03-20]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张杰   阅读: 5[字体: ]
内容提要:在不排斥其他利益相关国和不针对特定第三国的前提下,积极联合俄国来共同推进新丝路战略,全面扩大新丝路战略和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利益契合点,利用双方的利益共同点来实现双方战略的包容性发展,发掘和夯实双方战略的相互依赖性和互补性,可能是中国对今后推进新丝路战略的重要调整方向之一。

 

寻找支撑中国和俄罗斯双边关系深化的落脚点,继续推进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深化,是中国当前外交战略的重要支点之一。一方面,中俄关系处于历史的最好点,2013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首访的国家就选择俄国,显示出中国对俄国的高度重视。

2014年,在美国等西方国家元首纷纷拒绝参加索契冬奥会来"羞辱"俄国的环境下,习近平应邀出席开幕式。中国领导人的高调亮相以及所开展的冬奥外交,很大程度彰显了中俄关系的特殊性。另一方面,中俄之间潜在的问题和冲突也不可忽略。如今,中俄之间的关系不仅一定程度上成为外部势力挑拨和干扰的主要对象,而且,双方的媒体不时也出现一些防范对方和强调利益竞争的报道。因此,探讨落实和夯实中俄之间深层次合作的可能推动机制,进一步寻找中俄之间利益和战略的共同支点,就成为实现中俄双方的战略构想,维持和推进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首要问题。

2013年9月,习近平完整阐述了中国构筑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这一战略构想不仅与古老的丝绸之路的精神一脉相承,也充分体现了中国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捍卫全球乃至地区的和平与发展大局的决心和行动。新丝路经济带的合作不仅仅是一个道路运输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多边的地区经贸关系问题,事实上它与中国的整体国家利益紧密相连。当前,中国所推进的新丝路,不仅仅是通过打造中西部经济的新增长,带来促进中国国内均衡发展的经济手段,也成为中国重要的能源战略支撑点和外交战略走廊。与此同时,中国的新丝路战略强调多边性、开放性、包容性,谋求共建与该地区的利益相关国家的利益共享机制,本身并不针对任何特定的相关国家。

无独有偶,美国早就重视中亚地区的地缘政治价值,并进行了相关战略的一系列密集布局。新丝路计划原本是一项国际开发计划,但是被美国的外交政策所利用。早在1999年,美国国会就通过了《丝绸之路战略法案》;2005年,美国又提出"大中亚"计划;2011年,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莉在印度金奈正式提出了"新丝路"计划;2012年,美国在东京召开了关于"新丝路"计划的部长级会议,来全面推动美国主导的新丝路计划。美国版的新丝路计划,强调通过对中亚相关国家的民主改造,在中亚地区建立美国所主导的政治、经济与安全的多边机制。姑且不谈美国这种以意识形态和自身安全为出发点的战略计划,能否切合该地区国家的基本国情和现实需求,能否真正帮助这些国家构建经济发展所需的社会秩序,从其动机来看,似乎有将俄国及中国等相关地区大国利益排斥在外的嫌疑。

中俄利益互补,战略协同

自从中国构筑和推进新丝路战略以来,不仅遇到来自美国的战略竞争压力,也成为众多西方国家媒体和政客指责和挑拨的对象,甚至也引起了该战略相关地区某些国家的怀疑和猜忌。俄国作为中亚地区最为重要的利益相关者,必然会关心任何国家在该地区所推进战略的动机与意图,及其对自身利益的综合影响。中国推进的"新丝路"当然也不例外。因此,俄国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乃至决定中国新丝路战略的推进成效。

 

 

目前,俄国面临了一系列的内外挑战和困境。从内部来看,经济增长面临一系列风险问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停滞现象。从外部来看,北约扩张、美国对中亚地区的逐步渗透,以及最近的乌克兰危机,均对俄国的对外战略造成极大压力。

依笔者所见,中国的新丝路战略对于俄国的国家利益和地缘政治,有着"利益互补,战略协同"的重大关系。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新丝路战略是促进俄国以及中亚地区相关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之一。丝绸之路是联结当今全球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两大引擎--欧盟与环太平洋经济带的陆路通道,而处于丝绸之路的沿线及所辐射的中亚国家的经济,事实上处于这两大引擎间的 "塌陷地带"。中亚地区各国既处于东西文明的交汇点,又处于地缘利益战略要冲,迫切需要通过创造一个良好的外部战略环境,来促进国内经济发展,缓冲国内日益凸显的各种矛盾。中国推进的新丝路战略,不仅是将中国经济进一步辐射到俄国及相关的中亚国家,也可为俄国及中亚国家与欧盟和环太平洋的经济体之间,提供不可或缺的联系通道。它甚至将在古老的中亚高原上,形成一个新的世界贸易轴心,从而创造出一个新的地区经济增长极。

其次,新丝路战略是对俄国正在推进的欧亚经济共同体战略的重大支撑和战略补充,也是彰显中俄关系特殊性的不可或缺的重要抓手和载体平台。为了谋求经济发展的区域一体化和战略协同利益,在莫斯科的主导下,俄国与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参与国,以及亚美尼亚、摩尔达维亚和乌克兰三大观察国,组建了欧亚经济共同体。这体现了这些国家向经济领域进行现代化合作和建设所做的努力,最终的目标是将欧亚经济共同体打造成为"东方的欧盟"。中国力推的新丝路战略,是以经济合作为基石,以政治协作为推进手段,以加强文化交流为实施途径,以化解地区安全风险为基本目标,与俄国及该地区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安全目标并行不悖,是具有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综合战略规划。而且,新丝路战略对地缘战略稳定性的功能也很突出,不仅不会被地区战略冲突轻易打断,反而能起到抑制地区战略冲突的效果。因此,从本质上看,中国的新丝路战略与俄国所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不存在根本的利益矛盾和战略冲突之处,相反,二者之间具有的利益互补和战略协同的关系日益凸现,对俄国的地缘战略布局,起到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

中俄在中亚发生矛盾概率较小

其三,新丝路战略真正切合中亚地区各国家发展经济的重大愿望,切合中国构建"发展利益同盟"的战略定位。实际上,中亚国家在独立以后,不少都提出过复兴丝绸之路的设想与建议,只不过当时没有普遍地引起强烈关注。现在,中国提出的新丝路经济带建设,对于中亚国家发展经济的战略、诉求和愿望,还是非常契合的。俄国和中亚国家的这种合作,与中国和中亚国家的合作并不在一个层次上。俄国和中亚国家的合作,已经达到一个很深的层次,或者说很高的一个水平。俄国在军事安全方面、在一体化方面,已经进行得非常好了,而中国和中亚国家的这种经济合作才刚刚起步,中国要达到俄国的这种程度,还要相当长的时间。既然不在一个层次上,中国与俄国在中亚地区出现巨大矛盾、巨大冲突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此外,在中亚事务上,中俄可以说是相互补充的,合作大于竞争。中国在中亚并没有特殊的战略企图,也没有想在各个方面把中亚国家纳入到自己的势力范围,排斥其他的国家。中国在中亚的合作,主要还是停留在经济层面。中国有比较强的技术能力,可以承担很多的技术工程建设,也可以通过各个方面来促进中亚国家的发展。在这些方面,中国和俄国确实应该是不同的。所以不像有的学者对中俄在中亚地区的合作前景比较悲观,笔者认为双方还是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对中俄合作共建新丝路还是比较乐观的。

 

最后,中国新丝路战略对最终解决俄国和乌克兰危机的困局,能够从经济层面对俄国形成一定的战略支持。当前,美国已经出手干预乌克兰的政局,对俄国的外部战略空间必然造成极大的挑战与压力。乌克兰作为俄国主导的欧亚经济共同体的主要参与者,以及俄国防御北约渗透的前沿阵地,从自身的国家战略利益出发,俄国必将不会容忍美欧等对乌克兰政局的干预与渗透。中国新丝路的全面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将会对乌克兰的经济发展,形成有利的外部促进效应。这对于缓解乌克兰国内由于经济停顿所引起的族群矛盾和地区差异矛盾,能起到非常重要的缓解作用。实质上,经济利益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乌克兰的人心向背,及其最终对待俄国的态度,新丝路战略对乌克兰的经济吸引力,以及中乌经贸关系的可持续发展,可为俄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布局起到加分和缓解作用,而不是减分。

在如今西方某些媒体和国家极力唱衰中俄关系,鼓噪随着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强大,必将导致中俄之间出现正面竞争甚至战略对抗的局面下,相信借助"新丝路"和"欧亚经济伙伴国"这两大战略之间巨大的持续的利益互补和战略协同功能,可以促进和强化中俄之间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深化。同时,也可利用二者的利益和战略互补关系,来消除中俄之间一些不恰当的猜忌和矛盾,引领中俄共同解决地区矛盾、捍卫二战后亚洲乃至全球和平与发展体系的联合力量和捍卫机制的形成。

基于以上这些认识,在不排斥其他利益相关国和不针对特定第三国的前提下,积极联合俄国来共同推进新丝路战略,全面扩大新丝路战略和欧亚经济共同体的利益契合点,利用双方的利益共同点来实现双方战略的包容性发展,发掘和夯实双方战略的相互依赖性和互补性,可能是中国对今后推进新丝路战略的重要调整方向之一。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