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
张磊,澄宇智库院长,广东省社科院原院长、省社科联原主席、党组书记,研究员。从1981年起,先后担任广东省社科院历史所负责人、副院长兼研究生部主任、院长,广东省社科联主席、党组书记兼广东社会科学大学校长;又任中国史学会副会长、辛亥革命史研究会副会长、广东省孙中山研究会会长、广东省台湾研究会会长、广东省炎黄文化研究会和孙中山基金会副会长等职。曾为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政协委员。兼任中山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教授。
网站首页 >> 学者文库 >> 人文科学学者社区 >> 张磊 院长的 文章内容

张磊:孙中山的建设思想和目标今天基本都实现了

[日期:2018-02-08]   来源:澎湃新闻网(上海)  作者:admin   阅读: 14[字体: ]
内容提要:近日,记者采访了曾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广东孙中山研究会会长的孙中山研究著名学者张磊,60年的研究历程中,他撰写专著及编纂文集等约50部,包括《孙中山思想研究》《孙中山传》《孙中山论》《孙文学说:构建中国的理论先导》等多部著作。

 

广州市中山纪念堂。周平浪 澎湃资料

 

伟人已逝,伟业长存。近百年来,围绕孙中山开展的学术研究在全国各地由“冷”转“热”,国内遍布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孙中山研究会,广东更是其中的重镇。近日,记者采访了曾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广东孙中山研究会会长的孙中山研究著名学者张磊,60年的研究历程中,他撰写专著及编纂文集等约50部,包括《孙中山思想研究》《孙中山传》《孙中山论》《孙文学说:构建中国的理论先导》等多部著作。

 

“孙中山既是一个革命者,也是一个建设者。”张磊近年来多次提出,孙中山的近现代化先驱的身份不容忽视,他的革命功绩固然重要,但他的建国方略也同样有独特价值,张磊说:“孙中山的建设思想和目标今天基本都实现了。”

 

他的革命路:为何创办黄埔军校?

 

建立黄埔军校是孙中山革命道路上一个重大决策,张磊分析了孙中山建军校的原因。孙中山曾向李鸿章上书请愿,却一无所获,只拿到了一个出国考察农桑的护照,他非常失望,从此知道不能使用和平手段。孙中山所面临的现实是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联盟,没有任何民主,也没有议会可以利用。

 

他意识到,近代中国的民主革命,离不开武装斗争,改造旧中国必须通过武装斗争。他不再采取上书的方式,而是决心进行武装斗争。

 

孙中山在哥哥所在的檀香山(今夏威夷)读书5年,成立了第一个民主革命团体兴中会,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建立合众政府的共和制诉求。他建立了兴中会后很快回到香港,建立兴中会总机关,到广州以农学会的名义策划起义,决定1895年重阳节在广州起义。他一走上革命道路,就把武装斗争作为主要形式。这次起义由于泄露机密和准备不足没有完成大规模的战斗,就被镇压。他流亡国外,继续坚持民主革命和武装斗争。1900年,孙中山发动了惠州起义,大部队顺着海边到了福建,最壮大时发展到2万多人,但由于台湾政局的变化和军饷弹药缺失而解散。后来,同盟会又在岭南西南一带策划了8次起义。

 

一开始,孙中山是寻找到江湖组织来进行起义的,但江湖组织“一哄而起、一哄而散”的特点让他觉得不能完全倚靠他们。孙中山推翻清朝后让位给袁世凯,被篡夺了革命成果。但接下来的二次革命和护法运动都没成功,在桂林会见了共产国际代表马林,马林向他建议必须建立自己的革命军队。孙中山非常赞成,表示一定争取条件实现。

 

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召开,距兴中会成立已30年过去了,才第一次召开了代表大会。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孙中山重新解释了“三民主义”,也提出了建设陆军军官学校的重要决议。当年6月,经过不到半年的筹备,黄埔军校就开学了。孙中山在开学典礼上发表了演说,也多次到黄埔军校考察,强调革命一定要有革命军,他说:“没有革命军,革命是不能成功的。我们有惨痛的教训。”

 

他的理想国:《实业计划》讲了什么?

 

张磊提到一个研究中发现的细节,孙中山年轻时特别喜欢地图。“据说他每到一个地方就要找来地图,铺在地上甚至挂在盥洗室,拿着红笔在地图上画圈圈。他一直是一个对国家规划有着强烈想法的人。”其中最能完整展现这种想法的就是《实业计划》。孙中山描绘的理想国是“至进步,至庄严,至富裕,至安乐”。

 

全文共6篇,前四个计划全关系到交通运输。第一计划为开发北部资源,以北方大港为中心,造西北铁路系统;第二计划是开发中部资源,以东方大港为中心,整治长江水道;第三计划开发南部资源,以南方大港(广州)为中心,造西南铁路系统;第四计划铁路建设计划,造中央、东南、东北、扩张西北、高原等五大铁路系统;第五计划关乎生活之物质原件工业;第六计划开发矿业。

 

在政体上,孙中山阐述和构建了革命程序论、政党政治论、权能区分论、全民政治论、地方自治论与五权宪法论,对于涤荡“数千年专制之毒”、实现“主权在民”有着积极意义。

 

在经济建设方面,孙中山有“平均地权”“土地国有”乃至“耕者有其田”,“节制资本”发展“国家资本”的双轨制,“区域经济的观念”,具体方案还有海南建省、修筑长江三峡水利枢纽、重视能源与交通的发展等。在《实业计划》中,注意到了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特别强调了修铁路,应在中国建立10万公里左右纵横的铁路网,还有修建100万公里公路,建设一、二、三级港口。甚至讲到了城市建设中街道房屋如何规划,还讲到了报纸新闻产业也要有适当的发展。具体到广东,提到了电白港和黄埔港的建设。

 

孙中山还十分重视科学、教育和文化的革新和发展,他曾与朱执信等在1920年研究中小学教育的改进并准备编写适用的教科书。他坚持对世界采取开放理念,但引进和借鉴绝非“极端的崇拜外国”和“一味地盲从附和”,而是要分析、辨识和抉择,“照自己的社会情形,迎合世界潮流去作”。

 

但在当时及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实业计划》仅仅停留在纸面,甚至流于空想。张磊认为:“《实业计划》是当时对中国建设最完整、最科学、最优秀的叙述,比维新派和洋务派都要先进。既有宏观的理论,也有具体的方案。但非常难以实现,因为孙中山没有自己的政权。”

 

“独立统一、民主、富强是孙中山一生追求的三个课题。今天的新中国实现了孙中山的遗愿。”张磊说。

 

对他的评价:中国近代化先驱的地位不能忽视

 

从总体上看,张磊认为,孙中山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与近代化先驱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必须充分肯定,在近代中国的历史舞台上,孙中山扮演了民族英雄、革命领袖和思想家的重要角色。

 

张磊认为,不能忽略孙中山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近代化先驱,他提出了在当时比较先进的、科学的近代化方案,以便实现“振兴中华”。粉碎殖民主义和封建主义双重枷锁乃是前提,民主建政则是杠杆,“实业化”构成方案的中心,科学、教育和文化的变革与发展当是必要条件。作为宏伟社会系统工程的近代化的基本目标,即为建立独立、统一、民主和富强新中国。

 

“增加近代化先驱这个定语更为完整地概括和凸显了孙中山的思想与实践,表明他兼具革命者与建设者的双重身份。”张磊说。

 

说起研究孙中山的经历,张磊觉得,自己对历史专业的抉择和热爱显然与家庭文化氛围相关。他的父亲长期从事新闻工作,同时在大学里讲授中国报业史等课程,兄姐则酷爱文史,涉猎范围广泛。张磊从少年时代便阅读了不少书籍,尤其是受到鲁迅的著述的影响。“《狂人日记》中对封建制度的本质的犀利剖析,使我稚嫩的心灵受到巨大的震撼。不仅引发了我读史的热望,也启示与促成我立志厌烦那血腥的 人肉宴席 。对我而言,学习和研究历史一开始就是与揭露和消灭 吃人 的制度密切相关的。”张磊说。

 

1948年,张磊在燕京大学附属中学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外围“民主青年联盟”后,更成为一名“职业学生”,后因白色恐怖避往天津,潜伏解放区。“组织在干部 南下 大潮中安排我复学,我当时年仅16岁,对未来的经济建设心向往之,梦想成为一个水利工程师,奔波在江河山谷之间,但由于对理科课程的搁置,我选取了历史专业。”张磊1950年考入了北京大学历史系,开始了长达8年的学习生活。

 

在张磊确定毕业论文选题的时候,婉拒了同窗和挚友们的劝止及另选诸如太平天国史等课题的建议,决意把孙中山思想作为主要研究对象,因为他认为孙文学说无愧为构建近代中国的理论先导,确认他的学说具有跨越悠久和广阔的时空的性质,他的一生堪称中国近代史的缩影。张磊知难而进,虽然研究过程多次中断,“但我相信只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的指导,兼纳其他史学理论、方法论的积极因素,忠实于历史的真实,必然会获致科学的成果。”就这样,张磊专注于研究孙中山思想60年。

 

张磊回顾近年来孙中山研究的发展,以1956年纪念孙中山诞辰90周年为发端,到1961年在武昌召开的纪念辛亥革命50周年学术研讨会,可算新中国成立以来的首次研究高潮。张磊也是在这时开始了孙中山研究。从20世纪7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前期,孙中山研究走向高潮,研究机构和学会相继成立,各种类型的学术研讨会在两岸和国外频繁召开,不同形式的成果纷纷问世,研究队伍不断扩大,尤其是年轻的专业成员增多,孙中山研究成为显学。如今,正值孙中山诞辰15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张磊认为这是提升孙中山研究的重要历史时机,也是对孙中山最好的纪念。

 


 


【岭南学者档案】

张磊简介

 

张磊,澄宇智库院长,广东省社科院原院长、省社科联原主席、党组书记,研究员。从1981年起,先后担任广东省社科院历史所负责人、副院长兼研究生部主任、院长,广东省社科联主席、党组书记兼广东社会科学大学校长;又任中国史学会副会长、辛亥革命史研究会副会长、广东省孙中山研究会会长、广东省台湾研究会会长、广东省炎黄文化研究会和孙中山基金会副会长等职。曾为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政协委员。兼任中山大学、南京大学等高校教授。


 

 
凝聚共识,打造岭南学术共同体。

                                    ——澄宇智库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