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智库培训 >> 文章内容

摩尔定律将被智能硬件革命摧毁!

[日期:2017-12-22]   来源:中国经营报社  作者:王育琨/武建东   阅读: 0[字体: ]
内容提要:在智能时代能力体系建设,不重视知识产权,哪里也去不了。”

 

图为国际智能电网联盟理事、中国科学院教授武建东


摩尔定律将被智能硬件革命摧毁!


TPU将取代CPU和GPU!

5G或将被美国通讯技术所颠覆!

以图谱为基础的超级互联网已横空出世!

中国电动汽车发展的思维是错误的!

雷诺的车网互动模式已经出世!

建构开发中国人的智力能力体系!


武建东在圆桌会议上的简短发言,

对未来趋势做了如此之多的预判,

为我们打开了视野,激发了思维,

当我们聚焦软实力,

切莫忘了开发硬实力。

硬实力是物化了的软实力,

软实力是还未物化的硬实力。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

有无相生软硬转化是一个上升的螺旋。


打住,让我们一起来聆听武建东:


“我们现在老谈数字经济、数据经济,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不正确的。实际上人工智能的革命既有软件的也有硬件的,硬件的革命往往大于软件”。


“从去年开始,谷歌开始推出TPU取代,我们目前的CPU和GPU。在这样一个格局的情况下,我们原来传统所知道的摩尔定律都将被摧毁,摩尔定律是在一个低端科技路线中的模板。在高端的TPU情况下不一样了”。


“特朗普宣布这个航天计划之中,他要把飞船的太阳能动力系统更换新的动力系统。比如他的通讯系统也要建立一种新的更高数据量的通讯系统,这对我们的5G就是一个颠覆。我们现在所做的5G,可能在几年之后将被美国的航天计划带来的通讯技术所颠覆。”


“以图谱为基础,构造新的互联网,我们叫超级互联网。美国也有相关的机构做类似的研究,从超级互联网来说,中美之间基本处于一个状态。”


“科技革命给所有的创新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机会,这个机会完全是依据他的智力基础把握的。所以我觉得开发中国人的智力,这是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


“我们现在电动车的发展思维还是错误的,比如说我们还用传统内燃机车的思路,来把汽车加电池,这是不对的。实际上电动车的电池是独立性的,电池系统可以完全构建一个独立的电池物联网,一个电池物联网跟车的结合,是我们新型车的体系”。


“在10月9号,雷诺开始成立了欧洲第一个电池物联网机构,叫车网互动模式,就是说电动车的电池本身还有发展的空间。不光是电池的问题,我们要引用传统的飞轮技术,或者其他的电磁技术的整合,才能使它的动力超过内燃机。所以电动车本身是一场科技革命,根据它的革命的深度和强度,取决于它对世界产业的取代效果。”


“在智能时代能力体系建设,不重视知识产权,哪里也去不了。”


——王育琨手记



原题:武建东:5G或将被美国通讯技术所颠覆


来源:中国经营报社


2017年11月21日,由中国经营报举办的2017(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在中国北京香格里拉酒店举办。国际智能电网联盟理事、中国科学院教授武建东出席年会并参与圆桌论坛环节。


武建东指出,人工智能的革命既有软件的也有硬件的,而硬件的革命往往大于软件。武建东坦言,阿尔法狗的秘密武器就是它的TPU(注:TPU是一款为机器学习而定制的芯片,经过了专门深度机器学习方面的训练,它有更高效能(每瓦计算能力)。大致上,相对于现在的处理器有7年的领先优势,宽容度更高,每秒在芯片中可以挤出更多的操作时间,使用更复杂和强大的机器学习模型,将之更快的部署,用户也会更加迅速地获得更智能的结果。),TPU的性能功耗比是CPU和GPU的30到50倍,能效比是GPU的70倍,是CPU的200倍,TPU的二代还会以更高的形式发展。在这样一个格局的情况下,我们原来传统所知道的摩尔定律都将被摧毁。


武建东透露,就任美国总统后,特朗普提出美国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科技前沿,占领全世界的制高点。这个科技前沿主要行动之一,是去年的11月11日,特朗普宣布成立了美国国家航天委员会。而在今年的10月5日,美国国家航天委员会召开了会议,讨论美国新的航天发展计划。


在这个航天计划中,包括美国要在2021年重返月球,要放开航天工业,商业化航天产业,建立美国新的太空战略架构。同时,特朗普准备把所有我们人类所使用的技术全部推进,他计划向火星发射载人和载机器人同行的飞船,他要把飞船的太阳能动力系统更换新的动力系统。


通讯系统也要建立一种新的更高数据量的通讯系统,这些变化对我们的5G就是一个颠覆。我们现在所做的5G,可能在几年之后将被美国的航天计划带来的通讯技术所颠覆。


武建东表示,在前几年他提出了超级互联网的体系,就是以图谱,而非各种主机连起来的互联网。美国也有相关的机构做类似的研究,从超级互联网来说,中美之间基本处于一个相似状态。


谈及电动汽车,武建东表示,电动汽车的出现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是电动汽车的电池系统仍然无法和内燃机相比。另外,武建东认为,现在电动车的发展思路是错误的,比如说我们还用传统内燃机车的思路,来给汽车加电池,这是不对的。实际上,电动车的电池是独立性的,电池系统完全可以构建一个独立的电池物联网。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梓萌:武教授,您是这方面的专家,您任何看待目前中国企业国际化道路所面临的这些困境,以及您如何看待它未来的发展面临的机遇?


武建东:我们这次中国国际化不同于国际上其他的国际化的过程,是在国际上进行一次新的再工业化革命,和新的科技革命结合部的情况下来展开的。中国企业这次全球化有很多天然的机遇,这次国际化我们应该走知道经济和能力体系的建设。我们现在老谈数字经济、数据经济,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不正确的。实际上人工智能的革命既有软件的也有硬件的,硬件的革命往往大于软件。

从去年开始,谷歌开始推出TPU取代,我们目前的CPU和GPU,阿尔法狗它的秘密武器就是TPU,TPU的性能功耗比,它的一代就比CPU和GPU是30到50倍,能效比比GPU高70倍,CPU高出200倍,二代还会以更高的形式发展。在这样一个格局的情况下,我们原来传统所知道的摩尔定律都将被摧毁,摩尔定律是在一个低端科技路线中的模板。在高端的TPU情况下不一样了。

所以说我们现在推动中国企业国际化,就是在出现的TPU这样新型的芯片技术、科技技术的情况之下发展的。所以一定要结合知识经济的能力体系建设。


李梓萌:现在整个国际上的发展趋势,比如说人工智能、科技创新等等,都是大家讨论得非常热的话题,像刚才王总所说的,他做的是医疗行业,其实他更多的是在借鉴国外先进的经验。但是我们知道,其实目前在高科技创新这方面,中国有很多自己独特的优势,比如说前一段时间我也专门去了美国,做了一些了解,包括在金融领域,包括在一些高科技领域,其实中国是有很多方面可能会走在前面。

所以在这方面请教一下您,您认为高科技创新的前沿,中国是不是能够有机会在其中获得更大的空间?这是大家现在非常关心的一个问题。


武建东: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后,他提出美国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科技前沿,占领全世界的制高点。这个科技前沿主要行动之一,是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后,去年的11月11号,就宣布成立了美国国家航天委员会,今年的10月5号,美国国家航天委员会召开了会议,讨论美国新的航天发展计划。我们知道互联网实际上就是美国的军用(英语)的成立,美国非常希望在他们的航天新的革命之中,推动整个美国经济从目前的科技水平提升到一个更高级的水平。

他宣布这个航天计划之中,包括美国要在2021年重返月球,包括要放开航天工业,商业化的航天产业,建立美国新的太空战略架构。他准备把所有我们人类所使用的技术全部推进,他计划向火星发射载人和载机器人同行的飞船,他要把飞船的太阳能动力系统更换新的动力系统。比如他的通讯系统也要建立一种新的更高数据量的通讯系统,这对我们的5G就是一个颠覆。我们现在所做的5G,可能在几年之后将被美国的航天计划带来的通讯技术所颠覆。


李梓萌:中国企业有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吗?


武建东:我们中国有独特的机会,就计算机来说,现在的计算机体系主要基于主机之间联系的网络,我们叫互联网,这是当初设计互联网早期的一个架构。在前几年我提出了超级互联网的体系,就是以图谱,不是以各种主机,用主机连起来的互联网。还有这个主机已经产生了足够的数据,足够的信息,我们如何把信息个数据变为图谱化,完全可以以图谱为基础,构造新的互联网,我们叫超级互联网。美国也有相关的机构做类似的研究,从超级互联网来说,中美之间基本处于一个状态。

超级互联网就世界来说,比如说健康产业,我们以前主要受制于化学化,我们的粮食来自于化肥,我们的很多食品有化学因子,以后将进入工程化,就是芯片将跟人体结合,人离不开所有的计算,包括你的血糖、血压、饮食情况,用工程化改变。改变以后,人就变成更有思维能力,从这一点来讲,就是仅从医学互联网来说,中美之间也具备了完全从不同的角度,同台并进的局面。

也不是说美国在所有的方面都能占领世界的制高点,因为科技革命给所有的创新提供了一个罕见的机会,这个机会完全是依据他的智力基础把握的。所以我觉得开发中国人的智力,这是中国面临的最大问题。


李梓萌:还有一个问题是有关电动汽车的,或者能源物联网和智慧车联网学说的奠基人,您如何看待电动汽车的前景?


武建东:电动汽车的出现有一百多面的历史,但是电动汽车的电池系统无法和内燃机相比。今年9月27号工信部宣布了启动全面的新能源车的制造,所以世界上进入到一个用电动车取代传统车的一个交替的产业升级之中,这个升级确实是由中国的工信部的双积分政策做了非常大的推动。


李梓萌:您觉得中国的电动车能重组世界电动汽车产业格局吗?


武建东:我们过去汽车是技术换市场的方式,做了二、三十年,但是仍然是合资品牌为主,中国的力量没有起来。现在有了我们电动车的机会,希望中国能领先。但是我们现在电动车的发展思维还是错误的,比如说我们还用传统内燃机车的思路,来把汽车加电池,这是不对的。实际上电动车的电池是独立性的,电池系统可以完全构建一个独立的电池物联网,一个电池物联网跟车的结合,是我们新型车的体系。这一点我们还没有发现。

在10月9号,雷诺开始成立了欧洲第一个电池物联网机构,叫车网互动模式,就是说电动车的电池本身还有发展的空间。不光是电池的问题,我们要引用传统的飞轮技术,或者其他的电磁技术的整合,才能使它的动力超过内燃机。所以电动车本身是一场科技革命,根据它的革命的深度和强度,取决于它对世界产业的取代效果。


来源:中国经营报社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