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学者文库 >> 社会科学学者社区 >> 卢瑞华 顾问的 文章内容

卢瑞华:“开前门堵后门”发展佛山

[日期:2017-11-17]   来源:佛山日报  作者:admin   阅读: 13[字体: ]
内容提要:11月6日,卢瑞华在广州简朴的家中,接受佛山传媒集团的联合采访。与我们同行的佛山老摄影家杨耀桐带去两本相册。卢瑞华打开相册,翻看老照片,上世纪80年代佛山那段激情澎湃大改革、热火朝天搞建设的风云岁月,历历在目。

 

11月6日,卢瑞华在广州接受了佛山传媒集团的联合采访
11月6日,卢瑞华在广州接受了佛山传媒集团的联合采访

 

  重温改革历程 坚定解放思想

  ——佛山日报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系列报道

  “开前门堵后门”搞活放开发展佛山

  ——访广东省原省长、佛山市原市长卢瑞

  【核心提示】

  11月6日,卢瑞华在广州简朴的家中,接受佛山传媒集团的联合采访。与我们同行的佛山老摄影家杨耀桐带去两本相册。卢瑞华打开相册,翻看老照片,上世纪80年代佛山那段激情澎湃大改革、热火朝天搞建设的风云岁月,历历在目。


1966年,卢瑞华在中山大学物理系读完研究生毕业,先后到佛山市开关厂、佛山市分析仪器厂当工人。改革开放后知识分子受到重用。从1985年至1991年,卢瑞华任佛山市委副书记、市长,上任市长时是当时全省最年轻的市长。

 

  从三十而立,到四十不惑,再到五十知天命,卢瑞华人生最长的工作时间都在佛山这个“第二故乡”度过。他主政期间,佛山改革举措不断,创造多个全国第一。全国率先建立社会养老保障体系,全国首倡“科技建市”,全国首推企业“经营活动费”,全国首个城市向企业承诺敞开用电的城市;开通全国首条高速公路、全国首台程控电话……

  体制机制一搞活,经济迅猛发展。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南方日报经常报道,中央首长频繁前来考察,佛山一时风光无两,成为全国瞩目的明星城市。

  尽管1991年以后卢瑞华调到省里工作,并曾任省长多年,尽管现在已入古稀之年,卢瑞华谈起佛山崛起之时的改革往事依然记忆清晰,依然壮怀激烈,专家型领导风范不改。

  看到薄一波1987年来佛山视察时照片的文字说明,卢瑞华纠正说,当时薄老住的是市委招待所,也就是现在的政府大院3号楼,而不是怡园,怡园是上世纪90年代初才建的。薄老离开佛山前说了句经典的话,他说,佛山这个地方,不是特区,不是沿海开放城市,没有任何特殊政策,但是经济搞得这么活,有典型意义。

  【精彩语录】1、薄老离开佛山前对秘书说,佛山这个地方,不是特区,不是沿海开放城市,没有任何特殊政策,但是经济搞得这么活,有典型意义,要经常注意。

  2、原省委书记林若对我说,80年代推动中国改革实践的很多事情就出在佛山。历史就是这样。因为特区正在办,还没有建成,效果还不是很明显,所以当时广东经济活跃的就是佛山。

  3、改革就是不断搞活放开。当时有个记者采访我,问:怎么放开?我说,现在要做的第一步是"堵后门,开前门"……开了前门,把后门堵住,前面的路就宽了。

  4、改革就是要充分发展科技,才能充分发展生产力。

  5、佛山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宝地,推行改革基本没有阻力……回想起来,佛山是一个非常好的城市,包容性特别强,佛山人之间非常好沟通。

  1、“推动中国改革实践的很多事情就出在佛山”

  记者:上世纪80年代,您一直活跃在佛山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当时佛山经济快速发展,创造了多个全国第一,成为全国瞩目的明星城市。那时佛山既不是特区,也不是沿海开放城市,没有任何特殊政策,为什么经济能搞得这么活?

  卢瑞华:“佛山这个地方不是特区,不是沿海开放城市,没有任何特殊政策,但是经济搞得这么活,有典型意义。”这句话最早是薄一波同志1987年来佛山考察工作时讲的。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你们没有听过。佛山是全国第一个真正开通程控电话的城市。现在其他城市都说自己是所谓全国第一,其实是第一批国家批准。当时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都在搞,但第一个开通使用的城市就是佛山。

  1987年薄一波同志来到佛山,住在市委招待所。我汇报说,我们这里的电话是程控电话。薄老问,什么是程控电话?我说,就是程序控制直拨全世界,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经过邮电局去挂号转接。薄老说,这么先进啊,北京还没有,我的外孙女在纽约读书,在北京没办法跟她通电话。薄老当场就试验,一下就拨通了。他对佛山的第一印象就非常好,说佛山这么先进的东西就搞起来了。

  薄老还视察了佛山化纤厂,看完之后题词,表扬化纤厂搞得很好。我说,薄老,化纤厂刚刚被通报批评了,因为这么大规模一个厂,本来佛山自己是无权批准的,但我们采取灵活措施,把它切成三块,自己批准就干起来了。他就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肩膀说,“有时候我们找典型也会找错”。

  薄老离开佛山前对秘书说,佛山这个地方,不是特区,不是沿海开放城市,没有任何特殊政策,但是经济搞得这么活,有典型意义,要经常注意。之后,薄老秘书每隔一两个月就打电话给我,问我佛山情况怎么样。薄老一直关注佛山状况。后来佛山显像管厂这个大项目,也是因为有薄老的支持,才获得国家有关部门批准。

  改革开放以后,佛山经济搞得很活,原因在哪里?佛山以前就是一个商品交换比较早、商品意识比较强的地方,最典型的就是桑基鱼塘。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发展就自动起步。有这么一个先天条件,加上佛山的包容性,全国的科技人才、经济人才都来佛山。因此上世纪80年代,佛山走在全国前面,开创了很多新的市场意识、做法。比如:全国第一个收费公路桥就在佛山,全国第一条通车的高速公路是广佛高速公路(沈大高速是国家批准的第一条,却比广佛高速更晚通车),全国第一个开通程控电话。还有,佛山机场,军民共用,充分利用资源,不是全国最早也是很早的一批。

  上世纪80年代,大家都很关注佛山的发展。中央首长到广东,基本都到佛山来,中央政治局常委几乎都来过佛山。任仲夷、林若、叶选平等省领导也经常到佛山来指导工作。原省委书记林若对我说,80年代推动中国改革实践的很多事情就出在佛山。历史就是这样。因为特区正在办,还没有建成,效果还不是很明显,所以当时广东经济活跃的就是佛山,技术改造后很多新产品全国出名。

  2、“开前门,堵后门”,规范管理“经营活动费”

  记者:不少人形容佛山的发展路径是“先改革后开放”。上世纪80年代,佛山深化改革的路是怎么走的呢?

  卢瑞华:改革就是不断搞活放开。当时有个记者采访我,问:怎么放开?我说,现在要做的第一步是“堵后门,开前门”。当时深圳特区报为此做了一个通栏大稿登出来。

  “堵后门,开前门”的典型做法,就是全国首推经营活动费。企业的经营活动费,一向是有的,不是佛山做出来的。但是经营活动费却一直没有进入规范管理,没有规定定量的比例,也没有规范怎么提出来使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很多企业的经营费用采取拐弯的办法。把一些钱作为职工福利拨到职工饭堂去,然后出去请客吃饭,就由饭堂来开支。

  我当时就觉得这样弄下去很不规范。(国有、集体企业的)厂长经理很难做,他不知道那一天又查他的问题。我就提出,我们佛山先规范,大体上是企业提取营业额的千分之三作为经营活动费,不同行业有的多些,有的少些。政府只管两件事:经营活动费,一不准私分,二不准行贿,这都是犯罪。至于你怎么请客吃饭,我不管,也不查你。

  这样一做,整个局面大大好转。厂长经理对经营活动费的使用更加注意了,这笔钱用得好,产品提高了档次,扩大了销路,企业经营好了。职工看到厂长请吃饭,反正你没有私分,没有行贿,那是正常的,职工也理解了。所以职工告状也少了。

  记者:这样不仅搞活了局面,而且保护了一批干部。

  卢瑞华:开了前门,这批钱给你去用了,你(厂长经理)就不要背后去偷偷摸摸。你搞好了,营业量大了,千分之三的比例,你能提取的钱就多了,你能用的钱就多了。我不管你怎么吃饭。用好了,企业就发展快,提取也大;用不好,企业收缩,提取也收缩;搞垮台了,你就一点也提不到。

  佛山人也非常好,大家(职工)都理解了。这样一规范,告状就少了。大家觉得这合理,厂长请人家吃饭,是为了企业的发展,没有贪污,就行了。

  经营活动费的管理,是一个例子。开了前门,把后门堵住,前面的路就宽了。

  3、全国首倡“科技建市”上了《人民日报》

  记者:您任佛山市市长期间,佛山提出“科技建市”,是全国首个提出这一目标的城市。1986年4月13日,人民日报还发表长文《借助外地智力,发展本地经济》报道佛山。为何当时佛山就把科技提到如此高的位置?

  卢瑞华:1983年5月,我开始到市委上班,分管工交系统。当时市委常委会开会研究佛山的工业怎么发展,讨论的结果就是首先要招人才进来,有人才就什么都好做。当时的市委书记童孟清同志说,卢瑞华,你来做主,你带队去全国招一批工程师回来。

  我就带人事局局长到上海、北京、武汉等地去招人。我们当时招人的做法是空前绝后的做法。以前一个人想调动,哪那么容易,要层层批准,户口这个问题,那个问题,都很难批的。我那个时候把调令带在身上,就我做主。到上海,谁愿意到佛山来,就找来谈话。你是做什么的?学什么的?佛山有一个什么单位,要不要?我们提供住宅,工资是平等的,家属也可以来。他说去,我当场就写调令给他。他就凭这个来佛山,户口什么都来。就这么简单。现在都不可能这么做。1983年下半年,一大批工程技术人才进入佛山,在市区基本进入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在南海、顺德进入到乡镇企业。两年差不多招来3万多名工程技术人员,为佛山经济的发展奠定了人才基础。

  1985年开始,我当佛山市市长。1986年我提出佛山经济建设思路,就是“科技建市”,发表了这么一个讲话。后来国家科委把这个讲话转发到全国。这是全国第一个市提出“科技建市”。

  这与我的经历有些关系。我是学科技的,是解放后全国首批统考考上的中山大学分子光谱专业研究生。1966年毕业后到佛山工作。我在佛山分析仪器厂做过,它就是靠科技做起来的。1978年,我作为代表参加全国科学大会,邓小平讲“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我得到启发。所以我一当市长就理解,发展生产力,首先要把科技发展起来。改革就是要充分发展科技,才能充分发展生产力。

  为了发展科技,培养经济社会建设人才,佛山市1984年就决定要办佛山大学,我上任市长后完成了这件事。因为一个地方要办一个大学不容易,找一个校长来,他怎么运作?很难的。层层要请示,一个科长就可以把你卡掉。所以当时我说第一任校长我来做,我先把架子搭起来,半年后再从中山大学请人过来当第二任校长。他有事直接向我请示。

  4、独树一帜向企业承诺放开用电

  记者:1989年前后,全国各地都在限制用电,佛山却对企业承诺放开用电,超过用电量的不另收费。这对佛山工业的发展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当时全国电力紧张,佛山如何敢做出这一承诺?

  卢瑞华:经济一发展,就觉得电力不够,就限制用电。当时全省、全国都在限制用电。于是佛山决定做两个事:第一个,关掉电老虎,第二个是自己建电厂。

  关掉电老虎,最典型的就是关掉铸钢厂。铸钢厂,用电炉铸钢,每年给它很多电,还要补贴很多电费给它。当时铸钢厂的厂长来说情,说不能关,我这个厂现在效益很好,每年有30万元的利润。这在当时也挺不错。我说,你错了,你有30万元利润,你以为30元万利润是你的?我每年补贴120万元电费给你,你才有30万元利润,你不是每年亏了90万元吗?你必须关掉,做其他的,再不同意就把你撤掉。

  第二个我们自己建了一个电厂,这是广东第一个市自建电厂。我们自己有电力,本来是限制用电,马路灯都要关掉一半。我说现在不单马路灯不能关,而且1990年春节霓虹灯要全部打开。有人反对,说太浪费电。我说,这是让老百姓有安全感。我当时还拍了张照片《火树银花》,参加展览,还得了奖。

  后来,李瑞环同志到佛山视察,就肯定佛山自己解决用电的做法。他到深圳后,深圳也说缺电,他说你们就学佛山。当时靠省、国家没有办法,没有这么多电厂建起来。只有自己解决。

  当然,自己建小电厂是个过渡,不是长远之计。但是这个过渡也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当时要靠小电厂,但到一定时候也要关掉。我们要历史地看问题。当时必须建,但是今天必须关,它已经完成历史任务了。

  5、全国率先建起社保体系

  记者:1987年,佛山在全国率先建立社会养老保障制度。当时全国都在集中精力、财力发展经济,搞社保肯定要花钱的,佛山怎么想到要搞?

  卢瑞华:佛山经济在发展,社会保障要提前考虑。所以1987年我们就提出要搞社会保障,这是全国最早的。全社会统一来搞养老保险。现在全国就是走的这条路。

  1986年,叶选平省长给全省的市长们写信,要我们给他回信,提交一个如何发展经济、管理社会的意见。我当时就写报告说,要把城市的社会管理纳入法制轨道。因为我们经济发展后,就要考虑退休问题怎么办。那时都是由各个单位负责退休职工的养老问题,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因为单位会变动的,工厂倒闭了,谁来保障退休?应该交给社会统一来搞。这个想法得到了叶选平省长的肯定。

  我当时就研究、参考外国是怎么搞。1983年,我作为佛山分析仪器厂厂长,被国家经委派到法国欧洲管理学院,参加为期一个月的亚洲经理人研讨会。那时就知道法国是怎么搞的。

  佛山在全国率先启动社会保障体系,预防了可能会发生的社会问题。后来全国走的就是这个路子。先是一个全市统一的社会保障系统,逐步扩大到全省统一的社会保障系统,将来肯定可以全国统一,社保资金实现各省之间互相转的。到了那天,农村农民也进入这个系统,我们中国就不只是小康,而是进入富裕阶段。这对安居乐业来说是很重要的事情。

  记者:佛山在全国首尝“螃蟹”,建立社保体系的,当时推行有阻力吗?

  卢瑞华:没有阻力,整个领导班子的认识也非常统一。一提出来,大家就说好,就说干。所以说佛山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宝地,推行改革基本没有阻力。回想起来,佛山是一个非常好的城市,包容性特别强,佛山人之间非常好沟通。

 

 

  专题策划:佛山日报记者宋卫东、张颂

  专题撰文:佛山日报记者曾庆斌

  专题摄影:佛山日报记者邓活生

 

 

 

 


【岭南学者档案】

卢瑞华简介

广东省原省长、广东澄宇智库总顾问、总策划。

 


  

凝聚共识,打造岭南学术共同体。

                                    ——澄宇智库

 

相关评论